风间卿华

吃着喻受最爱王喻
最近沉迷零英
喻寒醑,请多指教
不是清华是卿华

【王喻】桃花盟(一)

桃花为盟,枯草为冠【。】
极度ooc
好久没写找找手感…。
一个神奇的脑洞…。
有点废话慢慢来挺长…。

一,
朝淡却几缕,色白花青,落了一室飘逸。笔墨浓淡,末了勾一尾锦鲤。王杰希揉揉眼睛,靠回了椅子里,几日劳累,他急需歇息。

素色描绘了青景,浓墨重彩几笔。王杰希满意这件瓷瓶,笑容中带了多少倦意。他并不喜欢锦鲤,却是将韵味藏花底,吹釉薄薄,末了便是烧制罢了。

身后衣物磨蹭轻响,听着那人压抑的痛呼,眉头轻蹙。

“醒了就躺着,一日未可起身。”他斜坐榻边,挽袖为那人把脉“若不是那白桃绸花,又恰有我微草堂人在场,喻大阁主这条命,怕是交待了罢了。”

逞强撑起身子,却是散乱了衣襟,层层白布润出点点红梅,渐渐连成一片,甚是吓人。脉象紊乱印着越发苍白的脸色,王杰希叹息一声,递与他清水,转身去拿新布。

清水润喉胸口却是隐痛阵阵,想来,若是偏上几分自己便是醒不来了。声音沙哑些许,轻声含了几许笑意:“王大人,为了这盟我可是尽力了啊。”当日不知怎的,这人送的白桃从胸前滑落,自己下意识的收剑去护那小物,方才被刺入胸膛。

王杰希不发一言,熟练解去染血的白布,将烧热的酒小心涂在伤口上。喻文州咬紧下唇并不发声,额上出了层冷汗,伤口的刺痛像是炸开一般。等到新的白布换上时,喻文州紧绷的身体便是软了下来:“我睡了多久?”

“睡?”王杰希眉头皱的更深,手下微微用了点力气收紧白布“三天。”

有点感兴趣这偶尔如同闹脾气的小动作,喻文州反而笑了出来,微微眯眼看这人:“怎么?王大人这是怕我不醒了?”

“蓝雨阁主死在我这微草,怕是黄少天得把京城拆了。”王杰希不再看他,起身收拾了下凌乱的桌面,顺手拿起了那画好的瓷瓶“需要什么吩咐就是了,我与他人有约,先行一步。”

眼见他眼中的一丝急切,不知怎的,喻文州觉得有些酸楚意味。大概是嫉妒吧?自己对他的感情,不能言明,却又思之寝食难安。

【安冰】桃夭

哦,没赶上。给列表小手冰凉的生贺,结果拖啊拖啊就从十月拖到了现在…。ooc

————————————————————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暂不谈那窈窈红尘风流事,琉璃青瓦歌舞声。也不说那官场暗流恩怨长,皇家御宇昏君重。且是提起那市锦百姓,朴实无华的平淡夫妻。

想那安文逸是员外家少爷,自小饱读诗书,本说定能提名高榜,却是料不到天不由人,家道中落,名落孙山只得了个秀才名头。百般无奈之下只好设了家私塾得过且过,虽说贫困了些却也勉强维持了生计。然或是老天还未将戏看够,竟是降下恶疾,又让其于生死徘徊间遇上命中贵人。

兴许是那天大寒,细雪落山涧,家徒四壁又遇上寒风刺骨,安文逸染了风寒,本是求医治病,何奈连诊费也难以凑够,再来这儿的人对秀才但是副看不起的态度,或是觉得都是些不闻世事的榆木脑袋罢。此般境地只得将病一拖再拖,最后竟是落得高热不退。就算这安文逸勉强搁了面子裹着瘪瘦的囊袋四处求医却也不得疗治,眼看着日渐消瘦,遂是即归于尘土。 说来也是缘至极境,竟是遇见为好心的姑娘施以援手,银针苦药。更想不得是妙手回春,且不取半分报酬,只叫人连声感叹,好一个人间医仙。

虽说安文逸的严格律己是镇上出了名的,本应于年少之时束缚于心底的男女情怀却是被那出尘医仙动摇。越是四处听得消息,便是越其垂青不已。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越发思念那女子,辗转反侧不得安眠。

再说那医仙名曰小手,小手姑娘为人漂亮,心地善良,再来一手妙手回春的本事便总有青年才俊追求,变着花样儿讨其欢心。只是姑娘纵阅百千人来无一留眸,却偏不得就心悦了那穷困书生。不少老人劝她找个好人家,别白白废了这优异的苗子,她却是义无反顾,不知何时已与安文逸备好一切,当即挑了个吉日下嫁。

有人问曰后来如何。

后来他们喜得一子,有了个美丽聪慧的女儿。小姑娘很听话,倒是习了母亲的温婉,成了贤淑女子的美人胚子。
有了家室,便是走上了男主外女主内的平淡日子。青灯黄卷,厚衣暖被,虽不富裕,却是温馨安定。一年复一年,园中梨花开落,树儿长成,一到秋季就是收获的日子。

再后来,三年寒窗日,天道酬勤,安文逸终是中了那进士。虽说未能锦衣玉食,日子却是好过了不少,改了青砖绿瓦,园中也添了了不少花卉,每日受小手打理之下,生机盎然。如此这般,镇上的人便是羡了小手。

他人与羡又与其何干?她笑了笑,她爱的是这个人,就算是浪迹天涯,居无定所,她也仍是生死相依。她揉了揉女儿的头,告诉她若是有心爱的人,大可去追求便是,毫无顾虑。

“心爱的人?”女儿很是疑惑,她笑了笑。“我和你父亲,便是心爱的人。便是那比翼鸟,连理枝,只待白头偕老。”

是了,白头偕老。

安文逸于一旁轻笑出声,抬手拥了两人,似是将一切拥入怀中了。

【零英】锦瑟(一)

没来得及改,以后再慢慢修改吧。
ooc ooc ooc
抽到英智一激动,结果转头刷了活动。
所以拖了。【尴尬】

锦瑟(一)

锦瑟无端五十弦。

“吾辈还未半百。”黑发的吸血鬼轻抿一口黑色茶杯中的红茶,看那落日西沉。“现在喝早茶还过早,皇帝。”
“不过是被赶下王座的流浪之身,担不上你这声皇帝的,朔间前辈。”那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西山暮沉。
晚归的沉鸟稀稀而返。

忙忙碌碌结束感恩节第二日的奖励派送,被迫在白天组织活动的朔间零在送走最后一人后已是没有了第一日的悠闲。
疲惫不已。
隐隐想起似乎与那位皇帝有所约定。即使如此,他也不过是不急不忙的收了礼品,才慢悠悠的融入了黄昏。

“你好像很喜欢黑色啊。”染着迟暮金红的光色,柔和。皇帝的光辉。朔间零如此想着。“吾辈不过是厌恶了纯净的白罢了。”他放下茶杯,看着桌对面那人。“何事让吾辈前来于此?”

已是暮落。夜间的露天花园朦胧着一层清冷月光。从朔间零问出那句话开始,他们之间就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天祥院英智借着月光看着手中书籍,朔间零也不恼,长夜未央,黑夜才是他的早晨,午休的话,还未及午夜。
心不在焉。
天祥院英智手顿了顿,刚想端起红茶,却发现被子不在原处。手上的是黑色茶杯,不由一愣。
“汝茶已冷。吾辈可没时间照顾汝。”眼中带了些许戏虐的笑意,天祥院英智偶尔的失态在他看来即有意思。

“朔间前辈,现在这种场合,就不用如此了吧。”他合上书,就着黑色茶杯润了润嗓子。“感恩节啊,派发礼物很忙?”
“呵呵呵,吾辈所见的小孩子们,为了礼物而完成任务,感恩节真是个好日子了,真是可爱。”不过奔波起来很累就是了,他可没有忘记陪转校生刷fine课程时,天祥院英智的笑意。
“啊,我也很想要了,朔间前辈。只可惜这病弱的身体,让我无力奔波。”他叹了口气,将书本放在身边,“不知道可否给我一份礼物了。”
“不努力的小孩子,英智,这样可拿不到…”朔间零的后半句话语卡在了喉咙中,他看着天祥院英智,不知如何言语。

月光下他的表情有些落寞,眼中是失落与恳求,叹了口气,将红茶饮尽。他低下头,刘海遮住了他蔚蓝的双眼。眼中无星无月。

“我想你了…零。”

朔间零突然想,那些所谓的任务都见鬼去吧。

画了一半…。思考着要不要在中间再画个黑时宰和少年芥…。半年多不画画一时尴尬】红配绿我故意x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目录汇总

微衍:

老王生日快乐哟!完成了这次连击真的好开心!


乔岚岚:



活动很成功,谢谢大家参与!




我们明年再见!




大家都辛苦了,吃粮吃的超开心。








乔岚————@乔岚岚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一棒——【王乔】你给的温柔




钟鼓楼———— @monopteros_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二棒——【图&手写】杰西卡生快




阿幻———— @全荣耀总攻昧光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三棒——【图】星辰与你




雁南———— @雁南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四棒——【王喬】




弧凉———— @弧凉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五棒——【全员向】夜露晨光




一方———— @一方星尘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六棒——【方王】今天第一句话必须是生贺




安按———— @王杰希抱着我写文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七棒——【王乔】夜莺与玫瑰(1)




回云———— @回云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八棒——【方王方】 梧桐树




微衍———— @微衍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九棒——【王叶】♂监狱R17




白石冢———— @白石冢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棒——【王杰希单人】




赤野千里———— @赤野千里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一棒——【王乔】 经年 (上)




双皮奶———— @不加糖的双皮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二棒——【方王】花醉阴




十明———— @萌君不予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三棒——【王杰希】橡皮章 




喻寒醑———— @风间卿华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四棒——【王喻】并鸳




苏若辰———— @望月_src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五棒——【无cp向】 愿你在新的一岁,也如昔日般璀璨如星。




无水不莲————  @无水不莲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六棒——【方王方无差】啾(全)




温迟卿———— @悠然不过温迟卿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七棒——【王橙】王橙黑道paro




江流————— @江流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八棒——【单人向】橡皮章&手写




雲驀———— @云蓦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十九棒——【王橙】我们的战场




离衍———— @离衍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二十棒——【单人向】橡皮章




乔岚————@乔岚岚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二十一棒——【单人向】手写




花栀———— @花栀Hozy_让我安安静静地继续摸鱼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二十二棒——【王肖】深井冰小甜文




加尔———— @杰西卡の星星棒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二十三棒——【王别】入梦




皮蛋———— @属于我们的荣耀 




王杰希生贺24连击第二十四棒——【方王带高王师徒向】今夕




久曦————深夜告白








最后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大家参与王·大眼·杰希的17周岁生日的活动!




王杰希生日快乐!




 区区微草,生于毫末,毫末之草,可以成原。














【王喻】王杰希生贺24连击x14 并鸳

一如即往ooc
你猜我开不开车

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

塞北一度春风又绿这水墨江南,姹紫嫣红谢了寒梅凛冬。春意闹上红杏枝头,落英残隐余雪弥溶,便是渐渐去了残留的鸿爪雪泥。
这几日偶有闲暇,喻文州便捧了茶杯,看着那爪印微微出神。江南的丝绸是极为重要的商品,不论在哪里,都是价高华贵的代表。这次的合作极为重要,足以让他亲自出面。想来那人也是关心自己的消息,刚歇下脚便收到了微草堂的鸿雁。想来也有趣,他若是送个花茶带上一份问候也还正常,不想这人不按常理出牌,一方绢绸洋洋洒洒七个墨字:“梧桐枝头栖双凤”。
若不是少天去了叶修那里,被他看到便是要被念个够吧,想想谁没事写情书了。不过自己也提笔回了他七字,也不知道他是否满意。

杯中茶香混合着淡淡果味,夏季贮藏的薄荷配上冬日的磬口梅花,雅淡中带上薄荷的清香,驱逐了身体的疲惫。酸酸甜甜的梅干中和了略微有些不爱的苦味,那人倒是了解自己。
这两日那人也将南下,不知能否遇到。三月不见,也是有些想念他了。明日将要启程,按照那人性子,他应该快到了吧。
雕花门槛外传来脚步声,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在这蓝雨别居,能不通报长驱直入的,也就少天和他了吧。如果是少天,大概还在庭院内,就听到他的声音了。

王杰希转入屋内便是嗅到茶香,见那人捧着自己亲手做的花茶,不禁莞尔。

“来的挺快啊,杰希。”喻文州习惯性露出微笑,将手中茶杯递过去。
“你都回话了,怎能不来了?”拿出怀中折叠整齐的白绸,清秀的行楷很是养眼。“菡萏花间立并鸳,”有意用这人所喝过的一面品茶,不禁笑出声“鸳鸳相抱何时了?”

没什么可好回忆的,相见的欣喜索性直接在软塌上表达。喻文州华裳半退,白皙的皮肤配上粉晕,着实撩人。
“这里,怎么回事?”王杰希微微眯眼,手指抚摸着肋骨间的一道伤痕。
“上个月的事了。”喻文州显得并不在意,看着那人皱起眉头,轻轻叹了口气“怕你担心,封锁了消息。”伸手扶平这人眉头“放心,我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王杰希知道自己就算和他说成百上千次,这人也不见得会在意,越发心疼这人,轻轻吻上伤口。
喻文州知道这人心疼自己,索性搂住这人脖子,蹭蹭胸口眯眼轻笑“那么,现在不如做点什么。”
王杰希将这人按在锦被之上,解开这人衣裳搂住他有些消瘦的腰肢,吻住他有些苍白的唇。看来这人的伤并没有好完,叹了口气深吻住这人,直到唇有些红肿。

如今不过刚至酉时,长夜未央。

【开车先等我充话费,别问我多久】

【王喻】60分3

第三个关键词:第二颗纽扣
一如既往不知道写啥。
ooc 突然发现自己每次都差点赶不上…

王杰希有一件浅绿色的衬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特别宝贵。很少看他穿着这件衬衣出门,也就是这次获得世界冠军的发布会上,有幸见了一次。
喻文州也有一件同款的天蓝色衬衣,同样很少见到,也幸而是这次发布会,大家才发现这两人衬衣的微妙之处。
顿时眼神有些不对了。
晚上回到宾馆,大家都住单人间,也就各自道了晚安进了房。不过一刻钟后,便是王杰希淡淡的出现在了喻文州的门前,抬手敲门。
那人浅开了一条门缝,大概刚好够他进入。
关门锁上,回头边看见那人去了外套却仍然很好的扎着领带的样子。一声低笑将这人搂住吻上,那人挑起了他的领带,笑道:“王队长的第二颗衣扣,还真是奇特了。”
不同于其他的白色衣扣,那是一颗泛着浅蓝颜色。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颗与喻文州别无二样。
“喻队长不是吗?”他解下那人领带,舔吻着脖颈。
那颗白色衣扣在床灯下泛着暖昧的光晕。
他们交换了第二颗衣扣。因为…
彼此的重要。时刻在心旁。

【王喻】60分

第一个关键词:占有欲
ooc,略有点污…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G市的春季比B市要暖和不少,天气虽然潮湿难耐,却并不影响观众高涨的热情。微草与蓝雨的比赛刚落下帷幕,两场下来两队一比一打成平手,让人不禁期待下一场。
“唔…”
此时的喻文州正衣衫半开的被压在镜子前的洗手台上。他伸手想要推开那个舔吻脖颈的人,却反而被那人握住了双手举过头顶:“杰希…你…放开。”那人逐颗解开他仅剩的衣扣,轻咬住锁骨摩挲:“喻队昨日说不是说春天是个容易冲动的季节。”
回想起昨夜自己一句调侃竟是被这人记住,不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却被这人接下来的动作引得轻皱眉头:“这里…是蓝雨主场啊。”
王杰希并不为所动,手下解开这人皮带,含住了左边的红果。感觉指节进入体内,喻文州不禁低喘了几口气:“别…别在这里,有人…”还未说完便隐约听到门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身体不禁用力想要摆脱这人,却是被死死压住:“王杰希…有人啊…唔…”手指轻车熟路的点上这人的敏感点,王杰希微微用力,深吻住了他。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人似乎手已搭上门把,恍惚听见开门的声音,喻文州闭上眼,身体已是有些无力。
“诶,门怎么锁了?”
“你没看到维修中吗?”
“哦。”那脚步渐渐远去。
王杰希松开这人唇:“这样的你,我不会让任何人看到。”
你是我的。

别问我维修中的牌子谁挂的,做好事不留名。
赶上了?

【王喻】

心血来潮一个片段。
常识错误可能有。
ooc 私设如山
—————————————
兴德茶庄说书着李逵负荆,一人一扇一惊堂木,已是引得不少看客。相较于这大厅的凌乱不堪,木梯之上的二楼便是要整洁的不少。
雕花的镂空窗开了半扇,吹进少许不知哪里零落的绒黄柳絮。王杰希对于水浒没有多少兴趣,他来这不过是想确认一件事罢了。听着隔壁桌高声扩论那三民主义,他拿出怀表想要知晓时间,却发现昨日忘上发条,机械已然停了指针转动。
看来昨日那云中锦书却是乱了人心,连这日常习惯,都一并遗忘了。
楼下似是说到高潮而起了阵阵喝彩,杯中的清茶已然失去热息。时候不早,这北平的鸿楼是只有这一条道路,莫不是那人出了何事,在近城小镇遇上麻烦。
想了想便是准备起身,却看见那黄包车拉着一天蓝长褂的熟悉身影。那人微微探出头对着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便安心的笑了笑,悠闲的坐了回去。
想着这人还真是了解自己,不免放松了神经。听的那“弓鞋窄窄剪春罗”,这水浒刘太公之女便是再眉目含情,又怎比得上这南方的贵人。
便是结了账出门叫来黄包车,赶到那人歇脚的四合院门前轻扣,便是见的下人直接开了大门,领自己到了厢房。
“喻少爷近来警惕性越来越低了。”
那人笑了笑:“知道是你啊,不是越低,而是之前便是看到了。今晚住下…王老爷?”
“就叫杰希吧。”

【王喻】虹(二)

一个月真快。
私设如山ooc


二,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青瓷覆上干叶一层,红边绿腹,于冽泉水间沉浮。似清茶淡香牵融于酷暑湿热,恍惚间已然满杯明橙。此地特有的岭头单枞为那名满天下的乌龙极品,待尝醇爽回甘,享得一番口福。

“清明春茶姑且失了几分鲜意,若是晚上一旬,倒可邀王队品这七月叶新。”

相较于微草领主,喻文州更愿称呼他为王队,毕竟在位领主皆担任着那“荣耀”之争的队长。说来这称法既不显得生疏冷淡了氛围,又不缺失礼数落人坏忆,斟酌之下倒是不错选择。

城郭为墟人改代,但有西园明月在。

天下纷乱,说那乱世出英雄, 昼携壮士破坚阵,夜接词人赋华屋,却是潦苦了百姓,黄沙一抔,可怜焦土。

如今江山割据,倒幸而皆明事理,为民着想,便约定以精英对决国力。“荣耀”之争,三年来竟皆是嘉世叶秋挑了桂冠。这叶秋想来倒是有趣,身披黑篷来去无影,世人无知他容貌如何,神秘而强大,实在引人瞩目。

嘉世王朝天下无双,那叶秋一杆却邪挑双花,引得世人侧目,人才如潮涌,可怜了他国无望。这样一个劲敌,实在招人战意,场上是对手,场下是好友。如今还只是个新人,若是过上两年,或许还能和叶秋私下切磋一二。

到底是年少轻狂,竟不禁有些兴奋,好战之意如跗骨之疽,明知此时不应兴起,却是按捺不住杀气升腾。

“是我失态了。”王杰希端起茶杯,与常无二,喻文州也没询问,笑意温和的递给了他一碟配茶点心。

“这还是前日少天带回来的了,昨日他回了自家,便把这糕点留给我日常xi”

官瓷白盘中是摆放整齐的马蹄糕,茶黄半透,切成方方正正的薄块,荸荠粉做出来的糕点香而不腻,味甜而性韧,配上这一壶清茶,实在是惹人喜爱。

想想北京那豆汁配上那蜜饯果脯,玫瑰花脯的腻人与豆汁的腐味相融合,就算是作为地道的本地人,也实在是无福消受。

本来想聊点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什么,似乎雨也没有停下的趋势,依旧斜雨淋漓。

“今晚可能要麻烦你了……”

“这房间小,只有一席凉榻,王队若不嫌弃,只能和我将就一晚了。”

“你平时都和黄少天一起?”

“这只是夏日所住一阵罢了,便没怎么准备,少天并不常在,多数也就我一人罢了。”

不知不觉已是傍晚,或许是雨天的影响,竟是有些天黑,喻文州下厨做的云吞面来招待。云吞面是这广州的特色,只是没想到喻文州竟然有着一手好厨艺。

《群居解颐》一书记载:“岭南地暖……又其俗,入冬好食馄饨,往往稍喧,食须用扇”。

云吞很讲究,要肥三瘦七,弄成肉糜,加了些雨前捞起养在檐下水缸的鲜虾,弄了点清晨的嫩藕,包裹圆滑。熬好的汤头加入鸡蛋面,与那云吞和煮,面条筋道,实在是上上之选。

本来想去搭把手,奈何自己实在是剁不好所需的馅料,若是掌握不好这口感让人失望,便浪费了这材料,一来而去,王杰希也就只能给喻文州打打下手。烧烧柴火,熬熬汤头,只觉得自己之前那点厨艺也是白搭。

“今年你们没参加?”

“没有准备充分,便是等了明年。”

雨夜没有那满室清辉,点上一盏铜灯,柔和了眉眼。百般无聊便是下起了起来,尔虞我诈,执子杀大龙,自己竟是输多少赢。

就是那时约定的来年对局,只是没想到这个来年,竟然已是七年之久。

还记得那晚同床共枕,相背而眠时喻文州问的那句话:“王队这半个月的奔波前来,是有何大事所差?”

那个半个月是为什么?现在想起来不禁莞尔。

那时的雨和今夜的雪一般,毫不停歇,昨日的蓝雨和微草恰有切磋,便是私下约了他前来。从蓝雨所在的客栈到这里表示要上个把时辰倒是苦了他了。

风雪中夹杂着厚雪下陷的轻声,虚掩的房门被来人推开。

“啊,抱歉,来晚了。”